91抖音成人

顾若熙仍旧不说话,只是呆呆地望着祁少瑾。

她忽然觉得,祁少瑾真的很可怜,亲生母亲为了拿到挚爱之人的钻戒,绑架自己的亲生儿子。亲生父亲为了报复自己的老婆,不顾自己儿子的性命,狠心拖延陆羿辰母亲来救祁少瑾的时间,刺激绑匪撕票,致使祁少瑾记恨陆羿辰,以为危难时机,朋友也不施以援手。

幸亏祁少瑾命大,逃过一劫,幸亏祁少瑾没有在那一场灾难中死去。

可祁少瑾不知道,陆羿辰带着赎金只身去了,却没有找到祁少瑾,那个时候他已经逃了,绑匪也不见了。

祁远治,一个连自己的亲生儿子性命都可以不顾及的人,心性凶残已到丧心病狂的程度。

也忽然明白,在一个人经历了,父母的遗弃,朋友的背叛,家庭的破碎,父亲的暴戾……将那么多使人崩溃的痛苦压抑在心底,长年累月,就会形成一个毒瘤,在心里腐烂成脓,也就形成了他怪僻的性格,时常爆发,使他失控,作出极端又残虐的事。

也忽然明白,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的悲哀。

顾若熙忽然笑了。自己这是怎么了?怎么开始为别人忏悔人生了?觉得自己活不长了,就开始大彻大悟所有的人生了?

居然对自己做出那么多伤害的人,也觉得他可怜了。

或许,她是真的做好死的准备了吧。

手抚摸向自己的肚子,她的孩子……也要跟她一起去冒险。

对不起,宝宝。

亲切感美女气质清纯街拍美照

妈妈的妈妈,对妈妈很重要,必须去救姥姥,我们一起,好不好?

你要乖乖在妈妈的肚子里,不管遭遇什么,都不要怪妈妈,都不要离开妈妈。

祁少瑾的车子,停在祁远治欧氏别墅的不远处。那里的地势偏高,可以清楚看到那栋在夜色下灯火辉煌如明珠的别墅。

祁少瑾不知道顾若熙要做什么,但不管她做什么,他都会紧紧陪在她身边。毕竟那个人是他的父亲,关键时刻,他会站在顾若熙面前,绝对不会让自己的父亲伤害她一丝一毫。

站在夜色中,清风的夜风,拂面而来,忽觉身上有些冷。

随后肩膀一沉,祁少瑾将他的外套脱下来,披在她瘦弱的肩膀上。风衣上暖暖的都是祁少瑾的体温,带着温和的温度,让她觉得心里的位置忽然多了些份量。

没想到,在这种时候,陪在自己身边的人,居然会是祁少瑾。

顾若熙拿出手机,拨通祁远治的号码,那头响了半天才接听,苍老的声音浑厚带着笑意,仅凭借声音完全想不出来,他是那么阴狠毒辣的人物,倒是错以为他是和蔼可亲的老者。

“哪位?”

“伯父您好,我是顾若熙。”

那头沉默了两秒,祁远治笑起来,“原来是侄媳,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有何事?你们的结婚请帖,我已经收到了,一定会准时参加你们的婚礼,也会为你们送上一份大礼。”

他的声音还是那么亲善,就像一位心怀对晚辈幸福婚礼祝福的长辈。

“伯父客气了,现在已经是凌晨了,打扰伯父休息真的很抱歉,明天的婚礼。只怕不能如期进行了,在这之前,我很想给伯父一件厚礼。”

祁远治笑起来,“伯父这里什么都不缺,倒是想给你们一些东西,你怎么想起来给伯父一份厚礼了?”

“我这里有一份,能将伯父命运彻底改变的东西。”顾若熙抓紧手机,空气中的冰寒渗透到眼睛中,犹如夜空中一闪而过的寒星。

“什么东西?”祁远治的声音终于不再平稳,微微一颤,沉重下来。

顾若熙轻轻一笑,“一份关于20年旧事的东西。”

“你怎么会知道!”祁远治的声音更沉,透着一种慑人的阴狠。

“看来二十年前的旧事,对伯父真的很重要,说话的声音都变了。既然这么重要,我们就谈一笔交易吧!”

“一个毛头丫头!竟然敢跟我谈交易!”

“就看伯父想不想要这个东西毁了,如果不想毁掉的话,我也不怕送去警局,让伯父再也不敢小看毛头丫头。伯父没有听说过吗,初生牛犊不怕虎。”

“好啊,连我都敢威胁,真看不出来,你还有这样的魄力。”

“伯父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,应该知道,一个道理,不要小看任何人。一只乌鸦活着的时候吃千万只虫子,死的时候却被千万只虫子吃。一棵大树可以制造无数根火柴,毁了万顷森林,只要一根火柴。”

祁远治默了少许,“你想要什么?”

“我妈妈在你手上吧,我要你放了她。”

祁远治大笑起来,“小丫头,你觉得我会让一个危险留在世上?”

“我既然敢跟伯父谈这场交易,就是已经掌控了伯父的把柄。如果你放了我妈妈,我保证不会让她形成你的威胁,我们各自寻个太平,但是你要不肯,我现在就将我掌控的证据,交给警方。”

顾若熙的话居然祁远治没了声音,他必须考虑一下,没想到一个看着软软弱弱的小女孩,居然也能这么难以搞定!看来还真有点魄力,不但胆敢跟他来谈判做交易,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。到是让他刮目相看了。

“伯父难道还要时间考虑吗?经商多年不会连最简单的自保都不懂吧?否则即便你富可敌国,家大业大,也会从天堂落入地狱,此生在铁墙之内聊过余生!有可能,还落个处以极刑,性命终结在你这个年纪。”

顾若熙凉哂一声,“我想伯父还没活够吧!”

祁远治没想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,竟然也有这么铁血的时刻。这一番话,让他对顾若熙再度刮目相看。

“好,你打算怎么交易?”

“我就在你的别墅外,见面谈吧。”

祁远治匆匆挂了电话穿好衣服。

苏雅一夜都没心思睡觉,听见外面传来开门声,就趴在门缝上往外看,见祁远治穿好衣服出去,苏雅便赶紧开门也出来。

“伯父这么晚了,去哪里?”难道要去处置安可馨?

苏雅吓了一身冷汗,如果安可馨真的有性命之忧,她这辈子都和陆羿辰彻底玩完了。

“你要是不怕被顾若熙看见,最好躲起来。”祁远治回头愠怒地盯了苏雅一眼,他现在心情很糟,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,居然让一个小丫头给牵制了。

苏雅赶紧转身回房间,她可不能被顾若熙看到,否则连狡辩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祁远治哼了一声,这个苏雅被爱情冲昏了头脑,也成不了什么气候。倒是那个顾若熙,小小年纪,就有这个魄力,让他觉得假以时日,只怕将来有一番作为。

但胆敢招惹到他的头上,看来顾若熙也没有什么将来了。

当祁远治看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跟顾若熙在一起,一双严厉又凶狠的眼睛,更加目光精锐。

“好啊,连我的儿子,都要跟我对立了。”

祁少瑾的表情依旧是惯有的阴郁沉默,看着祁远治覆上一层冰霜,疏离的就好像陌生人。他们这对父子,早就疏离没有感情了,唯一的牵连就是他们割舍不断的血脉。

他没想到,自己的父亲竟然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,更没想到,自己的母亲和妹妹,竟然是自己的父亲,一手导演的悲剧,他在心里怨恨了那么多年,怨过陆羿辰,也怨过陆羿辰的父母,更怨过自己,唯独没有真正去怨过的人,就是自己的父亲。

一直以来,虽然觉得父亲可憎,经常用暴虐的方式对待自己,但也同情父亲被自己的妻子背叛,还曾当别人的女儿是手中珍宝。

可没想到,父亲为了报复杀了那么多人。

还曾有意连自己的性命也不顾。

祁远治的目光从祁少瑾的身上,落到顾若熙的身上,唇角掀起一抹凉凉的笑意,向顾若熙伸出手,“现在可以把东西交给我了。我会放了你母亲。”

他的声音很平稳,就好像说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,让人心底更加毛骨悚然。

顾若熙抓紧拳头,扬起手中的录音笔,挥散心底本能的畏惧,面色一派沉静又冷静地对祁远治说。

“我要先见到我妈妈!还有可馨!否则你休想拿到这个东西。”她只是势单力薄的普通人,根本不是祁远治的对手,必须慎重行事,不能有一步差池。

“顾若熙,你敢跟我讨价还价!”祁远治恼了。

“你现在有资格跟我说不可以吗?”顾若熙拔高声音,一双清水般的眸子凉若秋水。

祁远治狡猾如狐的眼睛,眯起一点笑意,“我怎么相信你?万一你和陆羿辰联手,故意用一段录音骗走杨舒容和安可馨,我可不能有任何疏忽。”

“这一点你大可放心,这件事关系到陆羿辰的父母,我既然拿着这个证据过来跟你交易,自然不会让陆羿辰知道这件事,否则他怎么能放弃绳之以法杀害他父母的凶手,让我拿走唯一的证据!”

所以,这也是她先瞒住陆羿辰的顾虑。91抖音成人